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用户
 找回密码
 欢迎加入 夜色上海
搜索
最新消息: 欢迎加入 上海同志会所-夜色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导航 上海同志会所
网络电视台KPNX的Kevin Kennedy称最近有英国调查报告指出男士们平均7年
中国生活水准上升,营养过剩除了制造大量肥妹、肥仔外,也出现
乍一听这个问题,很多人脑子会空白,因为从来没有考虑过两者的区别
【导读】艾滋病我们都不陌生,艾滋病主要是通过血液,母婴和性传播。感染了艾滋
秋天冷不丁地就来了。天冷了要加
一个人到底要走多远,才能走出
伟哥,很久没有这样叫你了,你离开我们太久
你真的当过兵?"见他瘦小的摸样
月亮和太阳是同时存在的
雨里的伤 陈别骑自行车撞到
人开始关心起美容,这绝对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经常锻炼可使我们的身体状态更好,而这对于性的耐受
市面上的避孕套五花八门,价格不等。面对如此纷
15年前,一本默默无闻的同性恋专著《他们的世界》由山西人民
手指:喜欢男人的手指瘦瘦长长的,很干净的样子。骨
当情人交往久了占有欲越强,就越容易对爱情产生不安
本片由知名同志付费频道Here!出品,在HB
演员 Matthew Montgomery, Windham Beacham, Artie O‘daly, Je
有的时候,回忆对自己来说是一种伤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军
查看: 1259|回复: 0

我眼中的男男性工作者

[复制链接]

162

主题

162

帖子

542

积分

审核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42
发表于 2016-3-23 11: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几日回家,打开大门,一张卡片落在地上,乍一看原来是***的小妹,还留了手机和客服电话,是用中英文打印的,我和BF玩笑说:“KAO,咋不是帅哥撒,要不咱们也享用下!”当然玩笑之余,我考虑更多的是同性性服务者还是没有异性性服务者这样司空见惯的。

若干年以前在我看来男男性服务人群是让我所唾弃的,若干年后他们在我的眼里是和我一样的普通人,只不过我比他们幸运而已。

在1999年的时候,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MB(money boy)是在当时的乌鲁木齐同志场所——南门体育馆(目前已成为小区),那个时候我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同志,在我的身边没有可以倾诉的朋友,网络才刚刚起步,唯一寻找同道中人的方式就是去这样的场所。

那天很晚了,我一个人坐在小树林里,我喜欢一个人坐着,也不知道在等什么,或许是在等待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在我不远的地方有两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按照我的标准来看,在那个年代,他们的言行都是十分前卫的,说话口无遮拦,我也听出一二。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人加入了他们的聊天,很快其中的一个男孩识趣的先走了。剩下的两个人开始谈价格,“多少钱?”“50”“不戴套子呢?”“不戴套子100块!”这几句话我听得真真切切,抬头看看那个男孩俊秀的脸庞,我的心微微一颤,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我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今天回忆起那一幕,或许这恰恰是那个年代男男性工作者的一个缩影,没有组织,仅仅靠单打独斗,最原始的方式。

无独有偶,还是在1999年,居然有人邀请我到北京,当然我清楚的知道去那里做什么。想带我出去的人叫军哥,在一次吃饭的时候偶然认识的,那个时候我没有说自己的真名,我只告诉他我在读大学,其实我已经工作了。军哥说:“你的条件不错,和我一起去北京怎么样?”“可我还在读大学啊!”“你放假的时候可以去,路费我给你出,到了北京保证你住五星级的酒店!”我当时寻思:“别让我住地下室就好了,再说老子也不是那么蠢的傻瓜!”军哥进一步说:“兄弟,等你毕业了跟我出去,最起码一年挣个10万、20万的没问题!”这句话就让我更加鄙视眼前的这个男人,我当时很严肃的说:“一个男人,不能自食其力,还算个屁的男人!”心中暗自想:“你还真以为我是穷学生,这么好骗啊,好歹我一个月收入1000多,也算是个小白领呢!”就这样我放弃了一个挣钱的机会,而且是毫不犹豫的,十分坚决得,但我赢得了自尊。然而今天回忆,换言之,如果我的家庭不健全,如果我很需要钱,如果我没有稳定的职业和收入,如果我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如果……。

很多如果,如果这些假设条件都具备了,我还能经得起20万的诱惑吗?我没有答案。

因此我很庆幸,然而并非每一个人都这样幸运,在以后几年的日子里,在同志这个群体里,在我的身边,接触了几个不幸的男孩。

洋洋是一个很阳光的男孩,第一次见到他不到十八岁,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纯真和质朴,虽然有所心动,但毕竟是朋友带来的,所以我只能以欣赏的眼光审度,我有一个为人的原则,绝不染指朋友的朋友,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

在之后的两年里,偶尔的也会见到洋洋,小孩子生活的很辛苦,在一个电脑市场站柜台,自己租房住,由于父母的离异和家庭的困境,洋洋成了没人管的孩子。从侧面也知道洋洋有过几个BF,其中有一个还是我的好朋友,但是洋洋的情感历程总是挫折不断。他很努力,很认真地爱过,付出过,但是在经历了一次次伤害后,洋洋最终放弃了自己,开始步入了同志性服务者的行列。

之后若干年在酒吧碰到了洋洋,聊天中看出这个20岁男孩脸上的沧桑,曾经的阳光似乎荡然无存,言语中除了对男人的唾弃,对这种情感的嗤之以鼻,对金钱的追逐,似乎没有其它的什么了,面对他,我又能说什么呢?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宽容的去看这个世界,这种宽容是一种自我的释然,或许内心对理解与尊重的渴望,让我学会了宽以待人。

2003年第一次去深圳的时候,在银河酒吧我一个人自斟自饮,我喜欢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是因为戒备的心理,来了好几个男孩,都被我想方设法的弄走了。

2004年第一次去深圳的WHY NOT酒吧,打开电梯的一瞬间,成群的小帅哥让我紧张得心跳加快,因为我知道他们应该是MB,但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多。当时一个小男孩陪我们喝酒,深圳的朋友说:“解忧,你要喜欢,可以带回去,给你打八折!”这一次让我真正体验了深圳的开放。

2006年去深圳的时候,在三原色酒吧里,三十几个男孩的内裤秀,让我又一次大开眼界,我不知道,这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堕落,我没有答案,但我清楚的知道,我喜欢看他们的表演。

2007年去南京红吧的时候,也是一个人,但我没有拒绝来到我身边的男孩,因为我本来就喜欢热闹。他们和我一起喝酒,一起聊天,那天我已忘记他们是MB,在我看来他们是陪我一起快乐的年轻的朋友们。

50块就能出卖自己的肉体的年代或许一去不复返了,然而伴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也在以自己的眼光看待这些变化。前不久朋友们说什么时候组个团去泰国,绘声绘色的描述泰国同志色情业的发达,说实话我早有耳闻,也期待着有一天能带着BF去开开眼界。

对于同志群体的性工作者,在我看来只要他是同性爱者,就注定也是我们这个群体的一员,我并不认为他们是害群之马,就像我并不认为越来越多卖淫女的出现会让异性恋群体蒙羞一样,我看人家卖的还挺潇洒,要不怎么能堂而皇之的把卡片塞到我的家里呢?

我卖我愿意,这句话说得好,但是我还是希望这些年轻的朋友们能学会保护自己,不论是什么原因让你步入其中,但绝不可身在其中而身不由己。人终究要有一个归属,古人尚且有红尘女子能够想方设法的从良,不知从中你又能得到怎样的启示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